藤野先生简介(在日本留学期间的恩师)


“藤野严九郎”便是鲁迅先生选入中学课本的课文《藤野先生》里的主角。他是鲁迅就读日本仙台医学专门学校时的恩师。藤野先生是一位标准的日本人,长相是黑瘦的,八字须,戴着眼镜,性格温和,十分友善。

1935年,即鲁迅辞世前一年,日本岩波文库要出《鲁迅选集》,负责选文的鲁迅的学生增田涉和日本诗人佐藤春夫问他选什么文章好。鲁迅回答“一切随意”,但接着强调“一定要把《藤野先生》选录进去”。

鲁迅特别提出希望自己文集中选录《藤野先生》时,距离他弃医从文、告别藤野先生课堂已经过去了30年。而鲁迅已经成了中国极有名气的作家。

鲁迅之所以对藤野先生如此念念不忘,自然因为他曾与藤野先生有过一段特殊的师生情缘。

鲁迅在仙台求学时,正是他最迷茫的时候,他来这里是为了学好医术,治病救人。鲁迅入仙台学医的原因,他自己在《朝花夕拾》里曾经阐述过:

“其时进来的是一个黑瘦的先生,八字须,戴着眼镜,挟着一叠大大小小的书。一将书放在讲台上,便用了缓慢而很有顿挫的声调,向学生介绍自己道:‘我就是叫作藤野严九郎的……’”藤野先生上的是解剖课,他对班上这个唯一的“清国留学生”鲁迅非常友好,在鲁迅的印象中,他对自己总是格外亲切,他甚至将鲁迅的讲义收去,并做了极其详细的批注。

鲁迅在《藤野先生》里,这样讲述藤野先生给他批注过的讲义:

“我拿下来打开看时,很吃了一惊,同时也感到一种不安和感激。原来我的讲义已经从头到末,都用红笔添改过了,不但增加了许多脱漏的地方,连文法的错误,也都一一订正。”

藤野先生批改的鲁迅讲义

原本,老师认真批注学生的讲义并不是特别值得感恩的事,但因为当时鲁迅在日本,而且还是总被瞧不起的弱国留学生,他难免觉得藤野先生所为是“极大的恩德”。

有一次考试时,鲁迅的解剖学一科得了还算不错的分数。因为他是弱国的留学生,日本学生很不服气,他们于是造谣说“他定是事先看了藤野先生泄露的讲义”才拿了高分。

为了侮辱鲁迅,他们不仅写了匿名信骂他,还专程在开同级会时,写“请全数到会勿漏为要”,并在“漏”字旁边加了一个圈讽刺鲁迅舞弊。

被污蔑后,自尊心极强的鲁迅随即将事情告诉了藤野先生,在藤野和同学的帮助下,这场流言终于被消灭。

鲁迅是个感恩心极强的人,他对在那种情境下给予他种种照顾和帮助的藤野先生充满了感激。

几十年后的1926年,早已不再学医的鲁迅仍旧能清晰回忆起那些细节,并写在《藤野先生》里。鲁迅在文里还特别提到了藤野先生分别时送自己小像的事,直到鲁迅死前,这个背面写着“惜别”二字的藤野先生小像还被他挂在书房墙上。

鲁迅和藤野先生的照片

也因为藤野先生曾对鲁迅有恩,他弃医从文时,心里多少觉得对不起恩师。他对自己解剖学课程成绩也很不满意。从鲁迅的话里不难听出,“成绩不好”也让他觉得“愧对”恩师。

鲁迅的“自觉愧疚”,实是他太看重藤野先生的结果。

鲁迅喜爱医学老师藤野先生,却毅然弃医从文的背后原因,他在《藤野先生》一文里进行了详细阐述,这个原因,他的二弟周作人也曾在《鲁迅的青年时代》里讲述过,他说:

“最重要的(原因)是在看日俄战争的影片,有给俄军打听消息的中国人,被日军查获处刑,周围还站着好些中国人在那里呆看。这给予了他(鲁迅)一个多么大的刺激!那影片里的人,被杀的和看的有着很健康的身体,可是这有什么用呢?只有一个好身体,如果缺少了什么,还是不行。他想到这里,觉得他以前学医的志愿是错了。应该走什么救国的路才对……”

从这段话可以看出,鲁迅弃医从文的结果实是他觉醒以后的必然结果。但做了“必然”选择后的鲁迅,心里依旧有一丝犹疑,这丝犹疑自然来自他的恩师藤野先生。

近30年后,昔日的那丝犹疑成了他心结一样的存在,以至于,他经常性地想起一直联络不上的藤野先生。在文章里,他曾这样讲述自己这一心结:

“但不知怎地,我总还时时记起他,在我所认为我师之中,他是最使我感激,给我鼓励的一个……”

后来,这个心结还慢慢变成了鲁迅的精神力量,在《藤野先生》里,他对这力量曾有过这样的描述:

“只有他的照相至今还挂在我北京寓居的东墙

小林茂雄是鲁迅在仙台医专的同班同学,后来成为医学博士。求学期间,他和鲁迅关系密切,毕业后有书信往来。

小林茂雄曾公布一份他保存的鲁迅在1905年春季升级考试的“成绩报告单”,单上所列鲁迅各科成绩为:解剖59.3、组织73.7、生理63.3、83、德文60、化学60、物理60。

从小林茂雄保存的这份成绩单来看,鲁迅7门功课平均分65.5,在142人中名列第68名。

鲁迅去世后,小林茂雄还为鲁迅做过一件事,他曾写信给藤野先生,详细讲述了鲁迅的事迹,并翻译了鲁迅所写的《藤野先生》寄给了藤野先生。

鲁迅与同学合影

此时的藤野先生早已不是高校医学老师,而是故乡福井县乡下一家诊所的坐诊医生,平日给附近贫穷老百姓看病。

小林茂雄得知藤野先生现状后才恍悟:难怪他和鲁迅等同学都遍寻不到他的身影,原来,他早已隐居乡下坐诊。

那么藤野先生何以会从一个高高在上的“高校医学老师”,沦落成一个乡下诊所医生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实际就在鲁迅的文章《藤野先生》里。

鲁迅这篇文章中透露的很多细节都表明:藤野先生有“亲中倾向”,如果不是这样,他又何以会在鲁迅被污蔑考试成绩作假时,主动出面为他澄清呢?

中国人尚且认为藤野先生有“亲中倾向”,日本人就更加如此了。也正抗日战争爆发、中日成为敌国后,他因为“亲中倾向”遭受了极大的争议。最严重的时候,他的长子竟与他关系恶劣。

仙台医专并入东北帝国大学后不久,藤野先生就被学校以资历不够等原因解除了职务。之后他只能去东京进修临床外科,最终沦落到只能在乡下开诊所的境地。

鲁迅在仙台住所

小林茂雄的信件被送到藤野先生手中后,他感慨万千,当晚,他便提笔给小林茂雄写了回信。

在回信里,藤野先生再次回忆了鲁迅和自己当年的故事,他也讲到了自己对鲁迅格外好的背后原因,他说:

“我在少年时代,曾向来到酒井藩校的野坂先生,请教汉文,感觉尊敬中国的圣贤之外,对于那边的人也非看重不可……不问周君是何等样的人,在那时前后,外国的留学生恰巧只是周君一人。因此给帮忙找公寓,下至说话的规则,也尽微力加以协助,这是事实。”

从藤野先生的这段话便可知,藤野先生对那边的人(中国人)确实格外“看重”,这也是他对鲁迅格外关照的背后原因。

他还特别指出,自己对鲁迅好,实际并非是针对他个人,他是在用对鲁迅好的方式,来表达他对来自于中国的这个“道德先进国”的人的敬意。他写道:

“忠君孝亲这是本国的特产品也未可知,但是受了邻邦儒教的刺激感化,也似非浅鲜,因此对于道德的先进国表示敬意,并不是对于周君个别的人特别的加以照顾。”

从这段话也可以看出,藤野先生确实有“亲中倾向”,而他之所以如此的原因,他在前文提到的信里也说明了:“少年时代,因学中文而对中国的圣贤敬仰,继而对来自中国的人,也格外看重。”

但藤野先生话虽如此说,但他对学生鲁迅感情不一般却也是事实。根据人性“越付出越爱”的特点,为鲁迅做了那么多的藤野先生,他对鲁迅的感情定然很深。这点,后来得到了他的侄子藤野恒三郎的证实。

藤野恒三郎曾讲述过一件不为人知的小事,他说:

“鲁迅逝世的那一年,有一位记者拿来了一张鲁迅逝世时的照片给我叔父严九郎看。这时,我叔父才知道鲁迅逝世的消息,当时,严九郎正襟而坐,把那张照片举过头顶,然后提笔写了‘谨忆周树人君’”。

鲁迅去世时照片

这段文字虽是白描,却也无疑描摹出了藤野先生对鲁迅的深情厚谊。

后来,藤野先生还专程写了一篇名为《谨忆周树人君》悼念鲁迅。透过文中的字句,世人发现,日本人藤野先生很懂鲁迅,也正因为懂,他对身为弱国留学生的鲁迅的处境也相当清楚,他曾用回忆的口吻这样写道:

“周君来日本的时候正好是日清战争以后。尽管日清战争已过去多年,不幸的是那时社会上还有日本人把中国人骂为‘梳辫子和尚’,说中国人坏话的风气。所以在仙台医学专门学校也有这么一伙人以白眼看待周君, 把他当成异己。”

不难想象,写下这些字句时的藤野先生,心中定然

合上书卷,恒弥的父亲陷入沉默良久。片刻后,他低声道:“那是关于我的。你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恒弥虽不解父亲的用意,却也顺从地闭口不谈此事。他仅向语文老师透露了真相,并恳请老师保守秘密。不久之后,语文老师登门拜访了藤野先生,两人密谈许久。离开时,老师再未言及此事。

藤野先生只读了文章,得知周树人对他的怀念。当时他并不知道:周树人已寻觅他多年。

直到收到学生小林茂雄的信,他才知晓真相。鲁迅已逝。小林茂雄在信中写道:

“他(鲁迅)非常想念你,一直在寻找你,只希望能见你一面,哪怕是见你的后人。”

读到这封信,藤野先生追悔莫及。他曾想过前往探望鲁迅,但一想到自己的卑微处境和鲁迅的大文豪地位,便迟疑不决。藤野先生拒绝见鲁迅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不懂文学,担心自己无法与早已弃医从文的鲁迅有共同话题。

关于藤野先生的这些心理活动,他在得知鲁迅离世后曾有过一段冗长的表述,他说道:

“如果我能早点与周君联络,周君该是多么高兴啊。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真是令人遗憾。我退休后隐居乡野,对世事知之甚少,尤其对文学一窍不通,实在惭愧。”

从藤野先生的描述可以看出:处境落寞之后,他心里产生了深深的自卑。他甚至认为,自己现在的身份已不配与大文豪鲁迅相见。

鲁迅与藤野合照

他口中的“贫困”、“偏僻”、“不懂文学”都是他自卑心理的体现。正是这种自卑,让他们错失了今生唯一可能的重逢机会!

令人叹息的是,藤野先生晚年“不肯见鲁迅”的理由,与鲁迅刚毕业时“不肯联系藤野先生”的原因如出一辙:都是对自己当时处境的自惭形秽。

可叹,这段跨越国界、历经岁月的深厚情谊,却因世俗的纷扰而留下永远的遗憾。命运,果真捉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