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衢道中写景之深远


三衢道中写景之深远

宋代曾几

梅子转黄,晴日当空,泛舟小溪,尽头登山。绿荫依旧,宛若来时,添得妙音,黄鹂声鸣。

译文梅子成熟之时,天天都是晴朗的日子,泛舟小溪,到达尽头处再徒步山间。葱郁的树荫与来时相比丝毫不减,林中传来几声黄鹂的啼叫,平添几分幽趣。

注释三衢道中:三衢州道路上。三衢即衢州,今浙江省常山县,因境内有三衢山而得名。梅子黄时:指五月,梅子成熟季节。泛尽:乘船走到小溪尽头。尽,尽头。却山行:再走山间小路。阴:树荫。不减:差不多。黄鹂:黄莺。

这首诗描绘了初夏时宁静的景色和诗人山行时的轻松惬意。开头点明时间,后两句描绘行进路线,再叙述沿途绿树葱郁的美景,最后以黄莺啼鸣声衬托诗人的愉悦心情。全诗明快自然,极富生活韵味。

首句点明出行时间,此为黄梅季节,难得有晴天,诗人的心情也因此而愉悦,游兴更浓。诗人乘舟泛溪,舟尽兴不尽,于是上岸步行山路。一个“却”字,彰显了诗人高涨的游兴。

三四句承接“山行”,展现绿树葱郁,景色宜人,又有黄鹂啼鸣,悦耳动听,烘托出诗人舒畅愉快的心绪。“来时路”将此行悄然过渡到归程,“添得”暗示出行归而兴致犹浓,故能注意到归途有黄鹂助兴,可见此作构思巧妙,修辞精当。

诗人将一次平凡的旅行写得跌宕起伏,平中有奇,不仅描绘了初夏秀丽的风光,还生动传达了诗人的愉悦情怀。诗通过对比手法渲染感情:对比往年的阴雨连绵与眼下的晴朗,对比来时的绿树与归途的黄莺啼鸣,产生了起伏变化,引出了新意。

诗中全用景语,浑然天成,勾勒出浙西山区初夏的秀丽景色;虽未直抒己情,但景物描摹中已融入诗人愉快欢悦的内心世界。曾几虽属江西诗派,但这首绝句清新流畅,没有江西诗派生吞活剥、拗折诘屈的弊病。他的学生陆游擅长此道,终成一代大家。

曾几(1085—1166),中国南宋诗人,字吉甫,自号茶山居士。先为赣州(今江西赣县)人,后迁居河南府(今河南洛阳)。历任江西、浙西提刑、秘书少监、礼部侍郎。曾几博学多识,勤于政事。陆游为他作《墓志铭》,称其“治经学道之余,发于文章,雅正纯粹,而诗尤工。”后人将其列入江西诗派。其诗多属抒情之作,清雅淡然。如《南山除夜》等,尽显其功力。著作《易释象》及文集已佚。《四库全书》有《茶山集》8卷,辑自《永乐大典》。